以后便是客人了

又是一年的七月十五,往年这个时候我应该在村里上坟。
但是今年我却在单位上班。
以往的“套路”是我早上九点多从城里出发回村儿集合,然后备齐各种“金银细软”以及食物,然后集合全家的男人们去上坟。但现在大家都分开住了,距离交通工具也不充足。所以今年我就没去了。
房子没被征收之前,院子里住着叔叔一家,爷爷还有两个姑姑。但是前几天村儿的房子被征收了,之后大家都各自分散开了住了,因为爷爷年纪大了上楼不方便,也不喜欢住楼房,所以决定先跟着大姑住一段时间。大姑家的院子虽然不大但是拾掇的还不错。
叔叔和姑姑分别住在了城里不同的两个小区里,都是四楼。姑姑们住的这个四楼还是顶层,一进门感觉就像在蒸桑拿一样。
这次征收是Gov的行为,所以是挡不住的。那就搬吧!
在搬家的过程中每天都是被哭声吵醒的。
抛去经济利益不说,村里的老人对自己的房子那是有感情的。一砖一瓦都是自己辛辛苦苦“打闹”下的。
有的更是自己一砖一瓦亲手盖起来的,有一结拜他家的房子就是父子三个一砖一瓦亲手盖的。
这多年的感情很难割舍的。
end
我生在这里,长在这里。然而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。
我上初中以前家里是瓦房,院子里全是树。有大的有小的。夏天出门的时候还需要一根棍子,因为院子里吊着好多毛毛虫。
后来房子重建了,好多大树都砍了。只剩下一棵我最不喜欢的枣树(因为它小,还没有其它树茂盛)和一颗小香椿树。
然而就是我最不喜欢的枣树也至少一百岁了。

爷爷的怀表小时候经常拿来玩,然后我想看看它里面是什么。然后给了两板砖。
现在上上发条还能听见滴答滴答的声音。

huaibiao

满满的都是罪恶感。手摇式电话,当时为了一块磁铁,然后就成这样了。
dianhua

在童年的印象中没有什么东西是用砖头修不好的。
搬家的过程中还发现很多东西,有些送人了,有些卖了,有些扔了,有些留下了。
老爸说以后也只有在正月初三、清明节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初一这几天扫墓上坟的时候回去看看了。
以后我们在村儿就是客人了…